您的位置:
主页 > 自然定义 >“先恐吓我后温柔侍候”‧陈文华:反贪官软硬兼施 >

“先恐吓我后温柔侍候”‧陈文华:反贪官软硬兼施

阅读833| 发布: 2018-01-23 15:16 | 点赞: 582

“先恐吓我后温柔侍候”‧陈文华:反贪官软硬兼施(吉隆坡5日讯)赵明福案皇委会第29证人加影市议员陈文华(41岁)披露,反贪会官员在录取口供时软硬兼施,先不断以侮辱言语和恐吓性质对白侍候,还被逼在地毯上睡觉,但过后又提供炒饭早餐的礼貌待遇。官员自认,向来都是以这种软硬兼施的手法查案。他週二在皇委会供证时指出,晚上8时,他被带至雪州反贪会办公室,官员先把他困在“暗房”约一个小时,继而开始恐吓和侮辱言语的盘问,一再强逼他承认收取2400令吉选区拨款后,并未如实提供国旗。“官员E和普基尼把我安置在一个暗房内,没有开灯,我被逼坐在一个断了一支脚的烂椅子;事后还叫我站立向200米前方望去、骂我是华裔笨蛋(Cina Bodoh),还恐吓要把我的妻子孩子也带来问话等。”他说,官员E还曾一度取下腰包作状要殴打他,还一边用手指指着他的鼻子和眉心说:“这里是我的地方,你相信我就这样打(hantam)你。”至于普基尼则一直发动语言攻势,相继以宗教、种族和家人恐吓他。威胁带妻儿问话“他一直问我爱我妻子和孩子吗?我说爱,他就厉声说我不疼,还威胁我会把我妻子和孩子带来问话。”也是承包商的陈文华还说,普基尼甚至要求他发誓,若没有提供国旗必定家破人亡,而他声称因不愿吃“死猫”,因此大胆发誓以证明清白。“他们就是要我承认拿了2400令吉后,没有提供国旗给居民。”他经历这些“恐吓式录供”后,时间已是7月16日凌晨2时许,他被指示不可离开反贪会,因此唯有在没有棉被和枕头的暗房内歇息,并在地毯上睡觉。“一直到早上10时被叫醒后,才发现普基尼和官员E的态度转好,还为我準备炒饭作早餐,继而为我儘快录供,释放我离开。”他称,普基尼还骄傲地向他说,反贪会官员向来都是软硬兼施,先施硬手段“折磨”一番,之后再“温柔”侍候。“看得出他们都是在玩心理战术的把戏。”上厕所遇见赵明福李维荣陈文华在“暗房”歇息期间曾两次起身上厕所,分别遇见了赵明福和李维荣。他指出,基于向来没有带手表的习惯,所以不清楚两次起身上厕所的确实时间,只知第二次上厕所遇见李维荣时,明显看见窗外天亮露白。“看见赵明福时,我正紧急要上厕所,在茶水间处看见了低头且慢慢步行的赵明福。我叫了他后,他只是轻声回应我。”他指出,他如厕后折返“暗房”时就不见赵明福在茶水间了,当时他还不以为然继续睡“回笼觉”。明福坠楼当天未听见杂音陈文华指出,赵明福坠楼当天,身在反贪会继续录供的他从未听见任何杂音。他表示,当官员F于早上11时30分带领他前往正式录供,直至下午1时39分,这期间并未听见任何嘈杂声音;惟发现官员F全程心不在焉,并加快录供速度。“中午12时30分之际,有一名官员进来和官员F讲了一些悄悄话,之后就加快了录供速度,还把我的东西交还给我。”他披露,在签署口供书后,反贪会官员即向他发出一份传召令,要求他在7月20日带同文件返回反贪会继续录供。被指着鼻子恐吓加影市议员陈文华指出,接受反贪会官员盘问当晚是他第一次被人指着鼻子恐吓要打他,但他因本身没做错事而不感到害怕。他週二在大马律师公会代表律师云大舜的引导下指出,他被盘问的当晚感觉糟糕、难过、很想回家、被羞辱、疲累、身心被折磨、生气及受到恐吓。被拒回家拿文件陈文华说,虽然他被如此对待,但他丝毫不害怕。云大舜问他,为甚幺他不害怕,他微笑不知如何回答,只说他的性格就是如此。云大舜尝试要引导陈文华解释,他说:“你为甚幺不害怕?你曾是流氓吗?”陈文华说,他不是流氓,他是第一次被人指着鼻子恐吓要打他,他不感到害怕,这可能与他的信仰有关。“我一直相信,我面对的事情都是考验,我会去克服它。我认为,我没做错,就不必害怕。”陈文华透露,官员盘问他长达17个小时,仅是询问关于国旗的价格,并且不断以各种方式威逼他承认一些他们所要得到的答案。官员使用的方式包括要他发誓、以家人、宗教及声称持有证据威胁他。惟他坚持不承认。他说,当晚共有3名官员盘问他,除了有普基尼及官员E之外还有一名不知名的官员。这名不知名的官员向他说:“你合作点啦。你看我老闆(普基尼)的脸,他已经够生气了。”他表示,由于他不记得国旗的正确价格,因此要求官员让他回家拿文件,但不被批准。直到隔天(16日)的中午12点半,官员的态度完全转变批准让他回家。陈文华:明福不知国旗价格陈文华指出,作为一名商人,他不会透露成本给客户知道,因此赵明福是完全不清楚国旗的价格。他说,赵明福致电问他是否能提供1500个国旗,但价格不可超过2500令吉的拨款。他后来复电给赵明福,告知他市面有个商家以每只国旗1令吉60仙出售,总价格会是2400令吉。“其实我在上网搜查到柔佛有个商家能以每只国旗60仙出售,因此这批国旗的总价格只有918令吉。”陈文华表示,他并没有告诉赵明福关于价格的详情,因为他是名商人,不会告诉客户有关成本。他披露,反贪会官员在盘问过程中不断要他承认本身收取了2400令吉却没有提供国旗。大马律师公会代表律师刘俊聪询问,官员是否尝试引导他说出赵明福其实知道价格。陈文华无法记得当晚是否有此问题,但记得在验尸庭时遭到反贪会律师不断询问这点。他表示,赵明福并没有如官员所指般抬高国旗的价钱,因为他只是处理行政工作,负责钱财的是斯里肯邦安州议员欧阳捍华。律师发问节奏慢被催促大马律师公会代表律师刘俊聪在发问时节奏缓慢,以及需要参阅许多文件,令皇委会主席冯正仁觉得不耐烦,多次介入要求他“单刀直入”发问问题。首次登场的刘俊聪在听证会上节奏缓慢,儘管委员们已经在等待,他仍慢慢翻阅文件,这时冯正仁的脸上已开始出现许多表情,并开口明示他,委员们都在等待。由于刘俊聪要求证人及委员们参阅文件,冯正仁要求他不要一直看文件,而且告诉他这是听证会,不必遵循法庭的方式。同时,刘俊聪发问的问题并不直击重点,导致陈文华每次问问题时就长篇大论从头叙述到尾。冯正仁眼见时间不断流失且供证的方向凌乱,忍不住打岔:“我想你需要适当地引导及截停他(陈文华),不然他会一直叙述下去。”反贪会盼皇委会公正经过两天冗长解释反贪会调查程序后,大马反贪会副主席拿督苏克里希望皇委会能为各造带来公正,尤其是赵明福、赵明福家人、反贪会及社会大众。供证来到尾声时,皇委会成员莫哈末哈达要求苏克里总结自赵明福坠死一年半后的感受。苏克里直言,反贪会可是头一遭遇上此等事,为反贪会带来极大的影响和后遗症(Kesan),尤其雪兰莪州政府事后规定下属在下午5时后,不得接受反贪会要求在外问话。不包庇犯错官员“很多人已不给我们合作,协助反贪会调查等。”他不否认反贪会确实存有弱点,因此希望皇委会能作出判决,若真有官员犯错,他欢迎皇委会採取行动。苏克里强调,反贪会绝对不会包庇犯错的官员,以免破坏反贪会的形象,毕竟他相信真相和对真相有信心。“我希望皇委会可为各造带来公正,还一个公道给赵明福、赵明福家人、反贪会及社会大众。”建议反贪会参考英国皇委会主席丹斯里冯正仁建议,反贪会可参考英国严重弊案办公室(Serious Fraud Office)针对打击白领罪案所作出的努力。“他们聘请英国女王律师加入,以大大提昇他们的定罪率。”但苏克里笑说:“希望政府能拨出更多钱给我们”,令庭内顿时哄堂。冯正仁也建议反贪会参考PEACE盘问方式,因为这样的专业盘问方式一直都获高信誉的苏格兰场所沿用。搜私隐空间才需搜查令针对反贪会官员是否需事先持有搜查令才可展开搜查,苏克里表示,若官员进入第三者建筑物较私隐的空间如睡房等,才需出示搜查令。他解释,依据反贪会法令第30条文,政府部门必须全力给予反贪会合作,在无需搜查令下提供所需的文件,迄今反贪会在这方面从未面对任何问题。“虽第31(1)条文阐明官员需手持搜查令,若碰上所需文件在其他地方,为免文件被毁,所以都会在紧急情况下援引第31(3)条文,在无需搜查令下进行调查。”他解释,若反贪会官员搜查範围涉及一些私隐地带,如睡房等,反贪会一般上需事先申请搜查令。“其实我们一般上都会要求官员手持足够的文件证明,以防万一。”促律师勿因庭内小事节外生枝针对雪州反贪会前副主任希山慕丁受恐吓而报案一事,皇委会主席冯正仁促请律师勿因此事节外生枝。他谕令皇委会执行官阿玛吉星接洽查案官阿末纳兹里助理警监,负责为涉案的律师录取口供。他表示,皇委会的宗旨是要找出赵明福死亡真相,以及为反贪会提供改善反贪会素质的建议,因此希望律师勿因庭内所发生的小事而节外生枝。较早前,律师公会代表律师梁肇富要求皇委会能重新传召证人希山慕丁哈欣,以针对后者报案指称受到威胁而再出庭供证,惟遭到冯正仁否决。梁肇富认为,律师前来皇委会也是为了要协助皇委会儘快找出真相,因此希望皇委会能给予他们足够的保护。就此,冯正仁俯首认同,并指皇委会会提供足够的保护予出庭的律师。同时,梁肇富也建议,让负责查案的警员能来到法庭向2名涉案的律师公会代表律师录取口供,毕竟律师忙于出席皇委会,无法抽空到警局录口供。此时,反贪会代表律师拿督斯里沙菲益也建让也是本案证人的阿末纳兹里助理警监接手负责。这也获得冯正仁的认同,并谕令阿玛吉星负责接洽。【热点新闻:赵明福坠楼案】‧2011.04.05

相关文章


永利总站ylzzcom|生物视界|文化旷视|网站地图 申博游戏登入 申博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