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探索焦点 >宫城发现2千尸体‧请求他县助火化防爆瘟疫 >

宫城发现2千尸体‧请求他县助火化防爆瘟疫

阅读799| 发布: 2018-01-23 15:16 | 点赞: 170


(日本‧东京14日讯)日本共同社报导,日本宫城县週一在两处海岸发现约2000具地震和海啸遇难者遗体。报导称,宫城县牡鹿半岛和南三陆町分别发现约1000具遇难者遗体,这个发现令遇难者数字进一步上升。宫城县已向其他县提出帮助请求,要求其他地区协助对遇难者遗体进行火化处理。准未依埋葬法处理共同社报导,基于快速处理尸体以避免爆发瘟疫,日本厚生劳动省週一决定,允许有关方面在未根据《墓地埋葬法》获得许可证的情况下对东日本大地震遇难者的遗体进行埋葬。厚劳省已将这一决定通知各都道府县政府。厚劳省曾于1995年阪神大地震后做出过同样的决定,正考虑根据灾区情况採取更灵活的措施。鑒于灾区的遇难者数量不断攀升,不及时埋葬遗体有可能引发卫生问题,各地方政府要求厚劳省灵活应对。日相:二战以来最艰难时刻日本首相菅直人指出,日本正在经历着二战结束65年来最艰难的时刻和危机。他相信,大家能一起克服困难。他週日发表电视讲话时说,救援人员至今已救出1万2000人,他感谢日本人民在困难情形下表现镇静。他说,因地震令核电站停运,发电量不足,日本可能出现大规模停电,同时承认灾区食物供应不足,向沿海运送物资仍是重大问题。3地至少3万人失蹤日本警察厅週一确认的地震和海啸灾难中死亡的遇难者人数为1627。但消息指除了宫城县南三陆町近万人下落不明,岩手县大槌町也传出约万人失联,而该县最南端的陆前高田市也有1万5000人失蹤,单单这3地的失蹤人数至少就有3万多人。宫城县警方说,在强震进入第四天之际,持续在灾区发现遗体,週日石卷市的牡鹿半岛海边发现约1000具遗体。目前,日本东北地区6个县已设立了超过2100个避难设施,至少45万人在其中避难。避难设施中普遍存在缺乏取暖煤油、防寒衣物及食品和饮用水等问题。最新数据显示,此次地震和海啸中共有2万4000栋房屋被毁坏。截至週日深夜,东北地区逾44万户家庭的天然气供应中断,140万户家庭断水,宫城县有118万户家庭停电。丰田日产本田停产受地震影响,日本三大汽车巨头宣布,週一起全面停产,且未公布复产时间表。丰田汽车最新表态称,已经决定推迟印度第二家工厂的开业,但与中国合作事宜暂未受影响。丰田汽车中国表示,“作为地震受灾区,宫城县、岩手县的丰田汽车工厂已经停产,但无员工伤亡。”知情人士透露,除受灾区工厂外,非灾区工厂也将停产。此外,本田汽车的崎玉县工厂等3个工厂已经停产,生产曲轴和变速箱的零部件工厂被迫关闭。而日产公司除受灾的两家组装工厂外,福冈县刈田町的九州工厂、製造发动机的福岛县磐城市的磐城工厂也将停产。据悉,日产汽车待装船出口的千余辆日产及英菲尼迪车型在地震与海啸中毁灭。业内普遍预计,不少核心零部件生产企业位于地震灾区,未来零部件供应将受影响,因此日本整车生产和供应将大为减少。以丰田汽车为例,宫城县是丰田汽车在日本重要生产基地之一,位于宫城县仙台附近的中央汽车公司,主要生产卡罗拉、雅力士等小型车。此外,宫城县也是丰田汽车重要零部件配套中心。位于宫城县的丰田东北工厂是丰田出全资建设的外包零配件工厂,生产一些丰田汽车配套用的核心零部件,如电子制动器、悬架、车轴等。汽车分析师认为,由于日本是全球最主要的汽车出口国,地震将影响到物流环节,短期内日本汽车出口步伐将会放慢。孝顺女执手救不了父母在满目疮痍的仙台市,一名女子在地震后立即回家拯救行动不便的年迈父母,海啸淹至时,她紧握父母双手,但却抵受不了沖力,最终还是放手,“保持在一起!”成为她对父母的最后话语。大地震过后,渡边春见立即将商店关门,迅速驾车回家。渡边在家中的年老父母,体弱得难以行走,她回到家亦未能及时将他们带进车内。当海啸沖破窗户,海水、泥泞和废物涌进家时,渡边和父母仍身处客厅。她紧握他们的双手不放,但海啸沖力太猛,渡边的手还是鬆开了。她听着父母高呼“我不能呼吸”,下一剎便眼见他们被海水沖走。渡边其后独自为活下去而奋斗:“我站在家具上,水位淹至颈部,天花板下只剩一丝空气的缝隙,我以为自己会死掉。”她最终逃过鬼门关。3父子经历3大地震小小的福岛机场,每个角落都是扶老携幼、带着细软的福岛县居民。已经断水的离境大堂挤满过千人,他们都是担心核电厂泄漏辐射,被迫暂时逃离家园。上一代已移民日本的华裔杨仕元感触更深,他说,他爸爸曾于1923年在横滨经历关东大地震,之后便搬到神户;他弟弟则于1995年在神户遇到阪神大地震,讵料今次轮到他,3父子分别见证了日本3次地震大灾难。在地震重灾区福岛县磐城明星大学教书的杨仕元,也到福岛机场轮候机位。他说,大学距离核电厂估计30公里,担心辐射泄漏,加上家里粮草渐缺,于是他决定到福岛机场轮候机位。不过,他看见人龙,最后也放弃,惟有隔天再来尝试。祖籍广东在日本出生的杨仕元苦笑说,爸爸早年由中国移民来日本,在横滨定居,却遇上1923年的关东大地震,避难回中国,与家人再到日本时,改到神户居住,谁知15年前弟弟因此经历了阪神大地震,现在他也碰上日本有纪录以来最强烈的地震。逾千人排队轮候机位福岛机场距离福岛第一核电厂约60公里,电厂核危机进一步加深后,为疏散福岛县的居民,航空公司週日特别加开由福岛往大阪和札幌的航班,但仍供不应求,很多人赶到机场等候机位,离境大堂由早到晚“打蛇饼”,高峰时至少有逾千人在排队,不少人準备在机场过夜,直至可以登机。由于机场太小,座椅不够,有些年轻人索性席地而坐,反而行动不便的长者穿戴整齐,站着耐心等候。目击海啸吞噬男子一名29岁男子在地震过后望向海边,形容当时一些像烟的物体正涌近。突然,海边的树和电线杆都被夷平,一轮恐怖的咆哮声随之而来。他看见一名男子正向他跑来,但却逃不过厄运,在瞬间便被海啸吞噬。他和妻子、6个月大儿子、父母和祖母,一家六口走进车厢避难,一心想着可抵挡海浪的冲击,但海啸力量之大,将他们的汽车升起,沖至300米外一处米田才停下来。他们一家留在车内至翌日早上,但汽车慢慢渗水,被迫弃车,并由车窗爬出,在一处汽车维修工场暂避,与家人静候救援。【热点新闻:日本大地震海啸】‧2011.03.14

相关文章


永利总站ylzzcom|生物视界|文化旷视|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LG游戏平台网址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亚洲版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