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动态电脑 >一向温柔的丈夫突然对我家暴,还把受伤的我藏进地下室!没想到最 >

一向温柔的丈夫突然对我家暴,还把受伤的我藏进地下室!没想到最

阅读927| 发布: 2018-01-23 15:16 | 点赞: 313

一向温柔的丈夫突然对我家暴,还把受伤的我藏进地下室!没想到最

(仅为示意图)

王峰推开门,整个人倒在墙上。歪七扭八地走到沙发边,扑的一声,沙发深深地凹陷下去。他绯红的两片脸夹着通红的鼻头,时不时抬起头,灌上一口啤酒。

知恩怀抱着黄白的猫,趿着拖鞋,踢踢踏踏从卧室小跑出来。「你怎幺又这幺晚喝醉了回来啊!天天都要伺候你,能不能爷们儿一点!」

「我在外面辛辛苦苦应酬,你就知道回家抱着个猫,吃老子的,用老子的。我早看不惯你了,今天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你!」说完猛的站起身,甩起空酒瓶,朝着知恩的脑袋,準备轮过去。猫尖锐地叫了一声,飞快地在她胳膊上蹬了一腿,跳到沙发上。

王峰和知恩是相亲认识的。俩人在咖啡馆里一照面,便情投意合。

「我不抽烟,不喝酒,有固定工作,一辆别克和市中心的房子。对象没什幺要求,你这样挺好。」王峰挂着绅士的微笑,眼里裹着浓浓的糖水似的凝视着知恩。

知恩两颊升起一抹晕红,被盯得不得不撇开视线,说道:「我也没什幺要求。只是特别爱猫,希望另一半能接受我养猫。」

「巧了,我对猫也挺有兴趣。我不介意在家里造个猫窝。」

「是嘛?太好了。」知恩很激动,「没想到王先生也和我一样的想法。知音可遇不可求……」

王峰立马打断道:「我这个知音,可遇也可求。只希望知恩小姐抱猫的时候,顺便可以打包带走我。」

知恩羞得说不出话来。旋即,二人便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

两人交往了四个月就结婚了。王峰果然很疼知恩,就连婚纱照上,两人都抱着一只黄白的小猫。

王峰不让知恩去上班:「老婆只要在家替为夫烧饭就好,猫粮我来赚!」出门的时候,捧着知恩的脑袋嘬一口,笑着开车走了。

知恩对自己的丈夫很是满意。送走了王峰,她便从猫窝里抱出小猫,撑着老高,转上几圈,舒舒服服地软坐在沙发上。

猫用牠蓬鬆的茸毛摩擦着知恩的手臂,偎在肚子上,用鼻尖发出来的「嘤嘤」声音向主人撒娇。一双机灵的眸子,就像在深不可测的沼泽地里嵌着狭长乌黑的「四魂之玉碎片」(犬夜叉脑洞大开)。

知恩摊开手心,从猫耳抚过脑袋,婆娑着猫腰。她可以就这样和猫相处一天,直到王峰下班。

门外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响起,知恩知道是王峰迴来了,轻轻放下猫到门口迎接。

「老公,欢迎回来!」

「嗯。」王峰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

知恩嗅出他身上溢出的酒气:「你喝酒啦?」

「应酬嘛,难免的。老婆快扶我进去。」说完,稚气地张开手,等着知恩扶她。

「下次尽量少喝点,伤身体。」知恩将王峰的手耷在自己的肩上,搀着他进卧室,「还吃饭吗?」

「我现在只想睡觉,别跟我说话了。」

知恩叹了口气,想,男人都是这样的,忍忍就过去了。

明显是知恩太单纯了。

王峰的酒瘾愈来愈烈,脾气越来越暴躁,性情大变。一开始只是不说话,自顾自喝闷酒,接着会向着知恩爆粗口,猫被吓得缩在墙角是常有的事。过了几个月,乾脆就完全放纵开来,一个巴掌扇过来还算好的了,这次直接抡上了酒瓶,是知恩万万没想到的。

墨绿色的玻璃酒瓶破碎在知恩的头顶,反着尖锐的光,温热的鲜红血液汩汩地粘着头皮漫开。知恩眼前蒙上了一层膜,张开嘴困难地吸收着空气,恍惚颤抖着摸出手机,按出110。

「去你妈的!」王峰打落手机到沙发上,「还想报警,不想活了你,艹!」

猫可能是被突然砸下的手机骇住了,慌乱地跳了两下,正好踩住了手机上绿色的按钮。

一下子,手机里的接听声响起——

「市中心xxx小区,x栋xx单元。」知恩沙哑着嗓音,抓住生机般急促地说。

王峰见状不妙,又撒着酒疯,举起破碎的酒瓶,径直从知恩头顶扎下去。

整个屋子里没了声,王峰大喘着粗气,跌坐在地上。酒疯一下子醒了,看到身旁扭曲着的妻子,一双眼睛被血液渲染,凄厉锋刺地直瞪着他。

怎幺办,怎幺办?王峰逼迫自己冷静下来,警察很快就会来的。他的双手交叉紧扣,粗大的青筋跳动着。手背的表面,泛着晶莹的细汗。

地下室有一个密室。王峰哑然失笑,这婆娘是永远不会被发现的了。

客厅都收拾得乾乾净净,天衣无缝。好像少了只猫。算了,这只猫他早不想管了。

……

门铃声响起,「警察!」

王峰按下门把手,轻轻的拉开门,「怎幺了,警察先生。」

「这里有一位女士报了警,请问你是她先生吗?」一位稍矮的警察掬捧着一份记录表,随时準备记录线索。

王峰摆出慌乱失措的神情:「是的,我妻子怎幺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现在情况还不清楚,我们希望进去搜查。」

「当然。」王峰做出请的手势,「请务必找出我妻子的线索。」

矮子警察率先踏进门来。茶几上整齐的摆着一套茶杯。径直走到沙发边,观察一阵,用带着雪白手套的手捏起一根黄毛,眯起眼:「养了宠物?」

「妻子爱猫,便养了。」

「猫呢?」

「和妻子一起失蹤了,她总喜欢干什幺都抱着猫。」王峰露出一抹怀念而甜蜜的笑。

推门进卧室。大红色的床单映入眼帘,一席软软的绣花棉被摺叠在大床的一隅。

「这才秋天就盖上棉被啦。」高个子警察调侃道。

「妻子怕冷啊。」

「真是个好丈夫。放心,你的妻子一点定会没事的。」

窗帘敞开着,淡淡的月光攀上窗欞,映亮了昏暗的楼梯口。积了灰的台阶上,赫赫的几个男人脚印。「楼下是什幺?」矮个子警察警惕地问。

「地下室,都是些杂物。」

「很久没下去了吧。」

「啊,今天下去找了些东西。」

「我们下去看看。」矮子警察对高个子警察说,没看一眼王峰。

地下室很空,阴森森的气息泛开来,角落里伫立着两列图书架。零零落落的废旧纸张和硬纸壳铺满了地面。矮个子警察踢了踢随处的废物,用凌厉的眼光逡巡着四壁,企图有所发现。「看来这里没有线索,你妻子最近有和什幺人接触吗?」高个子警察摸着下巴分析道。

「哦,我的妻子是个家庭主妇,她可以和猫玩一天,但是今天早上她说会和别人去购物,我不知道是谁。」王峰责怪自己道。

「走吧,这里太冷了,上去再说。」

矮个子警察踟蹰了一下,準备上楼。

「喵——」

「有猫?」

「怎幺会,听错了吧。」王峰慌了,这只死猫什幺时候溜进来的。

「我也听到了。」高个子警察应和着,「从书架那里发出来。」

「喵——」

「没错,就是那里。」矮个子警察小跑过去,把耳朵贴书架旁。

「喵——」

「我去,去给你们倒杯热茶。」王峰迴头想走。

「别走!」矮个子警察边命令着,边拚命挪开书架,「你们过来帮忙。」

高个子警察立马小碎步上前助力,书架被移开,有一个方形的暗门。

王峰飞也似的三步并做两步,逃窜上去。

「抓住他!」高个子警察以高度的敏捷性和力量制服了他,套上手铐,另一段拷在自己手上。

「快看!」矮个子警察吼道。他打开暗门,一张鲜血淋漓的毛毯里裹着面目全非的女人,碎玻璃渣凌乱地撒在胸部,腹部....

相关文章


永利总站ylzzcom|生物视界|文化旷视|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百乐汇app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博宝怎么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