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动态电脑 >小大虽殊,逍遥一也──郭象的逍遥(上) >

小大虽殊,逍遥一也──郭象的逍遥(上)

阅读102| 发布: 2018-01-23 15:16 | 点赞: 922

作者︰猪文

与其在世间立下不朽功名,庄子认为逍遥地活着才是理想的人生境界。但究竟庄子所谓的逍遥是甚幺意思,我们又如何能够达到逍遥之境呢?这成为了理解庄子哲学的关键,也是自古以来庄子哲学诠释者的争论之处。

《庄子》历来的诠释者,古今中外,如恆河沙数。但当中最着名的,非西晋时代的郭象莫属。郭象不但对庄子哲学有精闢而独特的理解,更是传世《庄子》的整理者。我们现在读到的《庄子》共三十三篇,分成内篇(七篇)、外篇(十五篇)、杂篇(十一篇)。这个模样的《庄子》正是经郭象整理后的结果,大抵与汉代的版本不一样。所以,我们现在读的《庄子》,可说是「郭象的《庄子》」(但有说郭象《庄子》的注乃抄袭向秀的《庄子》,这成为了历史上的一大公案)。

郭象之于《庄子》如此重要,但他对《庄子》的理解却一直引来极大争议,当中有关逍遥的讨论,更是一直争论不休。究竟,郭象是如何理解庄子的逍遥呢?先看看《庄子》中的一个经典故事。

鲲鹏、蜩与学鸠

这个关于鲲鹏、蜩与学鸠的故事,便是〈逍遥游〉和整本《庄子》的开首。这个故事说︰在北海有一只名叫「鲲」的鱼。这条鱼极其庞大,庞大得无法计量。牠有天化身为一只叫作「鹏」的鸟,体形仍然大得无法计量,一双翅膀广阔得像覆盖着整个天空的云。牠借海浪奋然起飞,飞到南海去,此时,地上的一只蝉(「蜩」)与小鸟(「学鸠」)却耻笑鲲鹏︰「我平常努力飞的时候,顶多飞到榆树与枋树,有时甚至飞不了那幺高便倒地了,鲲鹏又何必飞九万里外,那幺远的南海呢?」

这个故事是理解何谓逍遥的关键。大多数人都会认为鲲鹏才是逍遥的代表,因为他不囿于自己固定的身分(一条鱼),能够突破自己而活出其他可能(一只鸟),自由自在地在世间里翱翔,而蜩与学鸠则只安于现状,人云亦云。牠们不但看不出自己生命的其他可能,更嘲笑那些逍遥的人,可说是无知至极。因此庄子也说︰「之二虫又何知!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他批评「二虫」(蜩与学鸠)根本比不小鲲鹏。这似乎显示了逍遥的境界应如鲲鹏一般,而非如蜩与学鸠。

「小大虽殊,逍遥一也」初解

不过,郭象竟然认为「小大虽殊……逍遥一也」!这究竟是甚幺意思?郭象承认,鲲鹏不论在体积、眼光抑或成就上都比蜩与学鸠来得宏大,因此鲲鹏跟蜩与学鸠从大小来看,是不一样的。可是,郭象认为牠们在另一个层面来说,却是一样的 ── 同样都逍遥。大如鲲鹏当然能达到逍遥之境,但小如蜩与学鸠也一样是逍遥的。

为甚幺?因为郭象认为,逍遥的关键在于「物任其性,事称其能,各当其分」。意思是,我们每人都有一些被赋予的本性、才能与本分,要活得逍遥的话,便应该好好按照这些本性、才能与本分去安排自己的人生。例如蜩与学鸠天生便是飞不高,顶到飞到榆树与枋树。弱小的身躯是他们的天「性」,飞到榆树与枋树是他们的「能」力,好好飞到榆树与枋树便是他们本「分」。只要他们能够安于此「性」、「能」与「分」,他们便能逍遥自在地活。

反过来说,郭象认为「营生于至当之外,事不任力,动不称情」是我们活得不逍遥自在的原因。我们的烦恼往往都是因为企图追求一些在我们能力与性分(按照本性而来的本分)以外的事,却只会徒劳无功,浪费自己的生命与精神。设想一下,如果蜩与学鸠飞到榆树与枋树后,想学鲲鹏飞到南海,这会是个甚幺样的画面?我们只会看到一只蝉跟一只小鸟痛苦地拍翅膀,却无论怎用力也飞不过那小小的榆树,最后花尽气力便倒在地上。难道这样蜩与学鸠才算逍遥吗?似乎,原本不强求飞到南海的蜩与学鸠活得更加幸福,更加逍遥。

在现今竞争如此激烈的社会,道理不也是一样吗?我们总是想考更高的分数,找更好的工作,赚更多的钱,买更好的房子。但如果我们本来就不是读书跟赚钱的材料,那幺,强求这些我们不可能企及的分数与钱,不就会使我们活得不逍遥吗?如果我的才能与性分就只能拿到60分,企图拿60分以上就只会带来痛苦,满足于这分数反而才能为我带来逍遥。

所以,即使蜩与学鸠不能像鲲鹏飞到南海,但牠们都安于自己能做到的事情,也一样可以达到逍遥的境界。郭象这种想法,也就是所谓的「适性逍遥」。只要我们满足于我们的性分,并只做相应于自己才能的事,便能免于烦恼,活得自由自在。

逍遥从来不易?

不过,郭象这种对逍遥的理解,面对很多困难。不论从文本上,抑或理论上,似乎都是站不住脚的。

首先,这种「适性逍遥」的思想不单与《庄子》的文本不符(例如《庄子》文本明明就说「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更是对庄子哲学的精髓的扭曲和破坏。郭象这样的讲法,无非是说,我们只要安安分分,便能逍遥。但如果庄子的所谓逍遥不过是这个意思,那庄子哲学又有何特别?「适性逍遥」的道理似乎不过是种老生常谈,而使庄子哲学不见得有深刻之处。如果逍遥不过是适性,那为甚幺庄子要如此高举逍遥为理想的人生境界呢?如果郭象的理解是对的话,只要放任自然,明天继续八时上班,我们都是逍遥的。不单人人都是食神,人人都是逍遥,那庄子哲学又能告诉我们甚幺?

所以历来很多学者都批评郭象的适性逍遥矮化了庄子哲学高明之处,抺杀了庄子哲学中向上修养的一面。钱穆便有言︰「庄子内七篇,都知有一番细密工夫,又求能达到一种理想境界,并非纯任自然,何尝如郭象心中所想,一切付之自然而即当。」逍遥作为一种理想境界,是要经过一番修养工夫才能达到的。

更危险的是,这种思想很容易会变成一套为强权服务、压迫人民的哲学。甚至,有不少学者认为,郭象提出这套适性逍遥观,事实上就是为了统治集团、既得利益者服务。

撇开这个历史问题,为甚幺这套适性逍遥观能理论上能导出压迫的思想呢?其实回想一下郭象所说,我们都会有点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因为我们的政府不也每天都叫我们安分守己吗?当我们尝试为社会的不公义站出来反抗时,如果你是学生,当权者便会跟你说︰「你是个学生,学生的本分就是读书,你干嘛搞政治这种超越你本分的事?」如果你是老师,他又会跟係说︰「你是个老师,老师的本分就是教书,你干嘛搞政治这种超越你本分的事?」如果你是个家长……如果你是个公务员……如果你是个女人……如果你是个穷人……他都总会有一套叫你做好本分的说辞,维持你继续被压迫的状况。

事实上,郭象也说过︰「臣妾之才而不安臣妾之任,则失矣。……以下冒上,物丧其真,人忘其本。」他说有些人就是有臣子与妾侍的「性」、「才」与「分」,如果这些人不安于臣子与妾侍的本分,尝试改变自己的身分,不再听命于君主与侍奉丈夫的话,这些人便是「以下冒上」,忘记自己的本分,沦为不逍遥的人。

因此,这种「适性逍遥」观骤眼看来十分合理,但想深一层又似乎充满各种问题。要好好地理解郭象「小大虽殊……逍遥一也」这句说话,与庄子的逍遥境界似乎不能简单地归纳成「适性逍遥」四个字。

小结

各位室友认同郭象对逍遥的解读吗?你们又认为真正的逍遥自在是甚幺意思呢?其实郭象这个看似「超译庄子」、「超译逍遥」的解读,并非本文所说如此简单。当代最重要的中国哲学家牟宗三便认为所谓「小大虽殊,逍遥一也」是一个「大无待」的境界,逍遥的关键还是在于成为无待之人。这些如此玄妙的术语︰无待之人、大无待应该怎样理解?下集便自有分晓。

顺带一提,郭象作为「超译庄子」的第一人,应该想也没想过差不多二千年后的今天,有人不只「超译庄子」,还超渡了庄子。最近台湾的梦田文创竟推出了款以庄子为主题的解谜游戏,真想不到庄子也可以出游戏。听说这游戏会超译庄子,不知道是郭象还是他们把庄子超译得更厉害。(别误会,我们没有收赞助费的)

相关文章︰

有一种幸福,叫忘记——庄子哲学中的自我观「知鱼之乐」辩论︰庄子跟惠子说甚幺?儒家乐观,佛教悲观,道家「达观」

相关文章


永利总站ylzzcom|生物视界|文化旷视|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赌船贵宾手机客户端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九州体育appju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