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动态电脑 >赤粒艺术:【气韵生动 石田阳介人物雕塑展】日展正统人体雕塑的 >

赤粒艺术:【气韵生动 石田阳介人物雕塑展】日展正统人体雕塑的

阅读991| 发布: 2018-01-23 15:16 | 点赞: 142

赤粒艺术【气韵生动 石田阳介人物雕塑展】日展正统人体雕塑的传承赤粒艺术:【气韵生动 石田阳介人物雕塑展】日展正统人体雕塑的赤粒艺术:【气韵生动 石田阳介人物雕塑展】日展正统人体雕塑的赤粒艺术:【气韵生动 石田阳介人物雕塑展】日展正统人体雕塑的赤粒艺术:【气韵生动 石田阳介人物雕塑展】日展正统人体雕塑的赤粒艺术:【气韵生动 石田阳介人物雕塑展】日展正统人体雕塑的赤粒艺术:【气韵生动 石田阳介人物雕塑展】日展正统人体雕塑的赤粒艺术:【气韵生动 石田阳介人物雕塑展】日展正统人体雕塑的赤粒艺术:【气韵生动 石田阳介人物雕塑展】日展正统人体雕塑的赤粒艺术:【气韵生动 石田阳介人物雕塑展】日展正统人体雕塑的赤粒艺术:【气韵生动 石田阳介人物雕塑展】日展正统人体雕塑的赤粒艺术:【气韵生动 石田阳介人物雕塑展】日展正统人体雕塑的赤粒艺术:【气韵生动 石田阳介人物雕塑展】日展正统人体雕塑的赤粒艺术:【气韵生动 石田阳介人物雕塑展】日展正统人体雕塑的赤粒艺术:【气韵生动 石田阳介人物雕塑展】日展正统人体雕塑的赤粒艺术:【气韵生动 石田阳介人物雕塑展】日展正统人体雕塑的

    展期

    日期:2016-04-01 ~ 2016-05-15

    地点

    赤粒艺术

    参展艺术家

    石田阳介

    赤粒艺术:【气韵生动 石田阳介人物雕塑展】日展正统人体雕塑的赤粒艺术

    台湾,台北市

      气韵生动―石田阳介人物雕塑展

      赖永兴

      国立台湾艺术大学雕塑系副教授

      最早赴日学习的黄土水(1895~1930)可视为开启台湾现代艺术先河的人物,当时赴日以能进东京艺术学校及入选日展为目标,1917年黄氏赴日学习雕塑成就非凡却英年早逝,以致日系雕塑未能在台湾学界有直接的传承,虽然如此日本的人物雕塑仍然是台湾雕塑界的主要学习对象之一,在此能介绍与黄土水源自一脉,纯正日展雕塑脉络的石田阳介与其创作,或许能为这个遗憾做一个补述与回顾。

      今日写实人体雕塑在当代艺术界日趋式微,传统、学院派在谈到纯人体表现时已逐渐带有揶揄嘲讽的负面含意,2015年12月四川美术学院雕塑系的年度大展策展专文中,焦兴涛提到了「近十年来在大陆的雕塑展中好的写实人物雕塑越来越难见到,原因是教学的课程与时数并未减少,而是教与学双方的热诚减少所致,主要是大陆的公共艺术的需求已逐渐脱离以写实人物来进行社会主义意识的艺术表现,究其因却是执政者为了营造新的生活环境空间要摆脱社会主义氛围的企图所致。」回顾台湾似乎也有类似的演化过程,民国七、八十年代各类美展及许多公共艺术中写实人物雕塑占了大部分,随着艺术多元化及审美标準改变,这种类型的作品逐渐减少,但近年展览中偶有人体佳作出现却又总能攫取观者目光。

      日本在明治维新(1876~82)期间从义大利聘请雕塑家VincenzoRagusa(1841~1927)驻日传授西洋雕塑,随后赴欧留学者带回了罗丹的雕塑思潮,造成了日本写实雕塑的滥觞,这个影响刚好在当时的帝国展览可以完整地观察到演变过程,日展的历史可以回顾到1907年「文部省第一回美术展览会」,至今109年间除1923年关东大震灾停办之外,历经多次改组,展览由官方主办到1958年「社团法人日展」创立后成为独立自主之团体,名称也由文展、帝展、日展等演化到今日的「改组新日展」,翻看2011~14年的日展第三科(雕塑)的作品集后发现,写实人体雕塑仍旧占了9成以上,日据时期的「台展」(1927~36)、「府展」(1938~43)并无雕塑项目,「台阳展」中雕塑为附属项目,黄土水的石雕裸女作品《甘露水》运回台湾还因礼教因素不为社会所容,二战后「全省美展」、「全国美展」及「台阳美展」,开始逐渐有人体雕塑展出,如今各类展览中的雕塑项目中人体雕塑的比例已逐渐减少,从以前的主流到今日已变成雕塑的表现方式之一。

      石田使用赤陶烧与木材从事创作后,因陶与木都是不必经过翻模过程而可以直接留下创作的手感及材质的表面肌理,作品颜色趋向明朗轻盈,更因为这样的颜色和拉长体态加上木材质的特性,使他的作品开始产生一种轻盈的感觉如2013年的《漂浮》,这也是石田所说的脱离地心引力的浮游感;此时塑像的人脸与身体开始变的如漫画一般的完整甜美,除了卡漫风的影响之外,可以推测也受到浮世绘与大正时期竹久梦二(1884-1942)的仕女画等日本传统艺术特色影响。

      去年石田参加了赤粒艺术的「方寸之间想像之外―国际袖珍雕塑展」的学术座谈会时,放映了许多日本与韩国的古代佛像照片,比较相同的佛像可以感受到两地的造像在形态上有民族与地区的差异,石田在比较了这些佛像后悠悠的说「他生于日本,成长于日本,从事写实人体塑造其实是很残酷的,只要有些微的错误别人一眼就会看出,严厉的评论就会随之而来,而支撑他持续创作的就是:他希望自己的人体作品可以具有让人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是「日本人」的作品。」作品要做出具有民族特色或许是一种不需思考也会自然呈现于作品中的特质,但在石田刻意的经营之下,笔者认为他的作品已具有另一种新的日展风格。

      当代艺术之中写实的人体雕塑本就不多,也不是媒体青睐的对象,但我们仍旧可以观察到许多非常优秀写实的人体表现,不论是义大利的BrunoWalpoth(1959~)的人物木雕,或是刚过世的LucianFreud(1922~2011)的人物绘画都是以写实人体为本的艺术家,在艺术表现不停出现新样式的今日,坚持写实人物这样的创作反而愈显珍贵,这次的「气韵生动―石田阳介人物雕塑展」希望在台湾当下多元跨界的艺术环境之中,让我们複习一下古典课题。

相关文章


永利总站ylzzcom|生物视界|文化旷视|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138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游戏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