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动态电脑 >“像他这样的人很难找"‧老夫妇花祭恩公郭鹤尧 >

“像他这样的人很难找"‧老夫妇花祭恩公郭鹤尧

阅读423| 发布: 2018-01-23 15:16 | 点赞: 603

“像他这样的人很难找"‧老夫妇花祭恩公郭鹤尧(柔佛‧新山14日讯)郭鹤尧生前乐于助人,受惠于他的人比比皆是,週日早上在郭老的灵堂上,就有一对年纪老迈的夫妇谢清河(86岁)与苏阿刘(84岁),由热心人士扶持着,一前一后缓步走进郭老的灵堂。苏阿刘手上拿着一束菊花,边走边说,“我和郭老是相识五十多年的朋友,今天我要来看看他最后一眼,不然就没有机会了。"年轻时在郭家当洗衣妇原来,苏阿刘年轻时是郭老家里的洗衣妇。苏阿刘说,育有5名孩子的她,如果当年没有郭老的帮助,也许就无法度过早年那段苦日子。“我当年可以领到3块钱的薪水,这笔钱在那时候已经很不错了。郭老还经常让我打包食物回家,有时也掏腰包买东西送我,这份恩惠,我与先生今生不忘。"“我们虽然没甚幺钱,但还是要买束花来祭拜他。"谢清河与妻子都异口同声讚扬郭老是好人。谢清河说:“像他这样的人真的很难找。"两夫妻週日从报纸上获悉恩人去世的消息后,虽然两人都是80以上高龄,但是谢清河仍亲自驾车载妻子来到郭老私邸。他们算是政经文教界以外的人士,首个前来郭宅吊丧的民众。不失根英华宽柔两边上课郭老是个成功的商人,他虽然接受英文教育,但对华教有着特殊感情,并且一生无私地为新山华社和华教奉献。他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在1957年,当华文中学面对改制问题时,时任宽中董事长的他凭着超然的智慧与勇气,断然拒绝让宽中改制。事实证明郭老当年的决定是正确的。如今,宽中已发展为全国最大的独中,宽柔人遍布世界,且各有成就。宽柔学校将于明年迎来百年校庆,为人们所尊敬的郭老却在此时离开,令人深感悲痛。值得一提的是,郭老是宽柔最老校友之一。他早年曾在宽柔就读两年,后来才转入英华学校。可是,为了不失根,他早上在英华上课,下午赶回宽柔附读,每天上下午两边跑。这样两边跑的日子持续两年,可见郭老对华教的感情绝非一般。郭老奉献华社和华教的精神,主要受到其父郭钦端(曾是华侨公所发起人,曾任宽柔学校董事)的影响。1932年,他多次代表父亲出席宽柔学校董事会议,开始为华社服务。另外,他也是南方学院(今已升格为南方大学学院)的发起人之一,并在南院设立之后,担任首任董事长。从普通书记做起郭老于1935年离校后,到东昇号帮忙。人手不足时,他还充当罗里司机协助送货。1938年,他开始了人生的第一份正式的工作,到新加坡富商李光前开设的南益公司担任普通书记。次年,他转到新山南益公司工作。他从普通书记做起,到高级执行员、董事,直至1957年离职。1958年,他受邀出任郭兄弟有限公司的受薪董事。,他从工作岗位退下,卸下郭兄弟有限公司的董事职务。作风随性开车载司机郭老的前任司机和保镳皆讚扬这名长者待人亲切、随和,没有架子及随性的作风。前司机阿斯哈里还说,郭老有时兴起,会自己开车当司机,而身为司机的他就坐在一旁任由老闆载。郭老的前任司机阿斯哈里(49岁),为郭老服务了23年。郭老于1987年遇绑后,基于他是警员的儿子,而有幸成为了郭老的司机。与员工吃路边摊“虽然老闆曾经遇绑,但他事后照常出席华社活动,也经常晚上出门,而且很活跃。"阿斯哈里指出,郭老的语言能力很好,马来话也说得很流利,待人非常亲切。“老闆很喜欢到商场和巴剎逛逛,买了东西也会送人。"他和郭老的前任保镳安利(45岁)都一致认同,郭老不与员工划分上下属关係,平常除了和他们一起在路边摊大快朵颐,每次也主动出钱买单。每逢开斋节前,郭老和随从最爱找路边摊的马来糕点吃,他也趁员工过节派发红包,这些点滴都牢记在他们心里。阿斯哈里目前仍在郭氏集团任职,听闻老雇主病重留院时,他上週六也赶往医院探望。郭老前任保镳安利则说,郭老不习惯保镳紧紧贴着他,因此每次随从在侧时,他都刻意与郭老保持距离。“儘管执行任务时郭老让他保持距离,但实际上我们的相处一点距离都没有。他就像父亲那样待我,所以我一直都很敬重他。"两次遇绑没投诉治安差週日一早前来郭府吊唁的新山区国会议员拿督沙里尔形容郭老是一个生活简单的长者,即使当年遭遇两次绑架,郭老也没有投诉或埋怨国家的治安太糟糕,而是以积极的心态继续留在新山生活。获悉郭老逝世的消息后,他在士都兰州议员莫泽浩的陪同下,于上午9时许赶往郭府慰问家属。帛金全捐教育基金郭老与妻子育有3女2男,惟长子和次女已逝世,而他生前已拥有15名内外孙及15名内外曾孙。郭老的幼女郭少容说,父亲病重时,她远在香港的姐姐及在吉隆坡的弟弟,接获通知后已赶回新山探望父亲,所以父亲离开时,家人都陪伴在侧。她透露,郭家子孙皆分散在不同地方,包括美国三藩市、纽约、澳洲、新加坡、香港、上海及吉隆坡,亲人目前已陆续飞返新山。郭少容说,父亲的堂弟郭鹤年,或因为儿子近日将成婚的缘故不克前来,至于堂叔会否赶在出殡仪式时回来则尚不清楚。由于郭老生前十分支持宽柔中学,郭少容说,家属也会将父亲丧礼的帛金,全数捐给“纪念丹斯里郭鹤尧教育基金"。【郭老语录】 我希望各种族敞开心胸,坦诚接纳各种族,彼此要化解偏见。和谐缔造不易,但稍一放纵,便轻易毁于一旦,我国若要维持长治久安,任何民族都当记取这则警讯。——‧2012.10.15

相关文章


永利总站ylzzcom|生物视界|文化旷视|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下载众博国际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英亚体育app下载